《明史》評價他是中興雄主,卻在《明朝那些事兒》里被黑慘了

《明史》評價他是中興雄主,卻在《明朝那些事兒》里被黑慘了

拜《明朝那些事兒》所賜,明憲宗朱見深只有兩個評價:阿姨控:他不是一個好皇帝,也不是一個好人,他是一個軟弱的人。誠然,寵愛大他十九歲的萬貴妃,還有口吃,朱見深給世人留下了昏庸軟弱的印象。但事實上,朱見深是一代雄主,在位23年,對內鐵腕政治,殘酷鎮壓起義,對外不斷發動戰爭,無論性格、脾氣還是能力、功績,都堪稱是山寨版的漢武帝。

見深即位後,立即平反了于謙冤獄,恢復了于謙之子的官職。明代宗朱祁鈺曾廢掉自己的太子之位,朱見深以德報怨,恢復代宗的帝號,重修代宗陵寢,博得了朝野內外的一片稱頌之聲,可以稱得上很大度。

朱見深除了把萬宮女提拔為貴妃之外,還幹了幾件大事:他把從遼東到甘肅共九名沒真本事的軍事高官撤換,其中不乏總兵,副總兵級別的人,換上了在北京保衛戰里立功的將領,重新啟用了大批受于謙牽連的官員。他爹朱祁鎮信任的錦衣衛指揮使門達勾結太監、文臣陰謀攻擊首輔李賢,被朱見深砍了。

南北內外都需要用兵,但朝廷兵力有限,朝臣各種分歧。朱見深拍板,先南後北。面對兩廣湖南的廣西農民起義,他派韓雍為指揮,武將趙輔為總兵,帶著十五萬大軍征討。叛軍跑到大藤峽躲起來,韓雍請示皇帝後直接殺進去,連破三百多座山寨,清空了這個大藤峽,還把幾條藤條砍斷,改名叫斷藤峽,累計斬首兩萬三千多。

荊襄地區流民暴動,攻打襄陽;朱見深派白圭、朱永率軍擊敗叛軍,斬首三千多,首領劉通以下四十多人全部凌遲。寧夏一個叫滿俊的蒙古人本是明朝軍官,叛亂後佔據了石頭城,連續擊敗明軍。朱見深頂住壓力,對平叛軍主帥項中用人不疑,項中果然不負皇恩,打下石頭城,滿俊等290多人被押到北京,朱見深親自下令凌遲。

成化三年,命令趙輔率軍出戰,同時命令朝鮮方面支援。大破建州女真,滿清的兩個重要祖先李滿住,董山均死於此次征討。成化十五年,又出兵攻擊逐漸恢復實力的女真,甚至把他們在深山裡的老巢給燒了,史稱「成化犁庭」,從此之後女真消停了一百年。當然清修《明史》選擇性忽略了,《明朝那些事兒》也沒寫。

西北方向重用王越(王陽明兒時的偶像),這貨堪稱「大明霍去病」,在韃靼可汗滿都魯入侵河套的時候,自己率軍長驅八百里攻擊其後方。等滿都魯得到消息回來的時候,王越已經把他們的妻子牛羊全部擄走了。成化十六年冬,他率軍偷偷翻過陰山,孤軍行進近一個月,偷襲當時位於威寧海的蒙古王庭。王越因此功被封威寧伯,是明朝歷史上三位出身科舉卻因軍功封爵的人之一。

通過重用趙輔、朱永、王越等大將,明朝對外部的蒙古,對內部的女真、苗瑤都保持了軍事上的強勢,為「弘治中興」提供了良好的環境。《成化皇帝大傳》中最後一句話:成化朝君臣們是預測不到的,他們留給弘治朝君臣的,乃是一個外無強敵,內無大敵,百業興旺,萬民樂業的太平世道。朱見深把土木堡之變後的明朝,重新扶上了正軌,從這點上來說,他是一個好皇帝,更是一個鐵腕皇帝。

朱見深的謚號是憲,謚法中,創製垂法曰憲;刑政四方曰憲;文武可法曰憲。讓國家從混亂中重新確立制度和秩序,刑罰與文治並用恢復國家強盛,才能稱之為「憲」。憲宗,本身就是中興之主的意思,當年明月的評價似乎不算中肯。倒是明英宗朱祁鎮,差點葬送大明江山、殺死於謙的昏君,《明朝那些事》的評價:他不是一個好皇帝,卻是一個好人,感覺怪怪的!